环保案例

当前位置:首页 > 实务资讯 > 环保案例

广东紫金矿业案首次以诉讼解决生产事故赔偿

发布日期:2017-02-10发表者:浏览次数:1149次

广东紫金矿业案首次以诉讼解决生产事故赔偿

  2012年10月17日 08:59 来源:南方日报
http://www.chinanews.com/fz/2012/10-17/4253312.shtml 

   

    2010年9月21日,受台风“凡亚比”影响,信宜紫金矿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宜紫金”)所属银岩锡矿高旗岭尾矿库发生溃坝,给下游村庄带来了重大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

  2010年10月9日,信宜市政府向信宜市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为“9·21”信宜紫金矿业溃坝事故中受灾的灾民索赔,一时全国瞩目。

    历时近两年,备受关注的信宜市政府状告紫金矿业案如今终于接近尾声。

    9月12日,双方达成和解协议,由紫金矿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紫金集团”)一次性赔付2.43亿元,其中1.85亿元将支付给受灾村民。目前赔款已全部到位,绝大部分款项也将于今日发放到受灾村民手中。 

    业内称,该案件首开国内以诉讼手段解决重大安全责任事故善后赔偿的先河,是国内法制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案件。

    案件创下多个历史之最

    这是《公司法》2005年修订后,第一次对上市公司子公司提起法人人格否认的诉讼,相关判决意义重大

    “在我国,生产安全事故的赔偿问题绝大部分是通过行政途径解决的。”茂名市司法局相关负责人表示,“9·21”系列索赔案件,是通过诉讼途径来解决生产安全事故的赔偿问题,在我国司法史上并不多见。

    钱排镇镇委书记梁志毅认为,“如果按照行政手段来处理赔偿问题,灾民得到的赔偿将少得多。”他透露,在灾难发生后,紫金方面并不想走法律程序,是在信宜市政府的坚定决心下应战的。

    在法援机构的协助下,受灾群众纷纷向信宜市法院起诉,在灾后几个月内,共立案2497宗,灾民索偿标的总额高达3.42亿元。

    茂名市司法局负责人表示,“案件数量庞大,开创了我省法律援助案件数量之最,涉及群众多和社会稳定等各方面,代理过程中要考虑的因素非常多。”他介绍,该案的审理还创下了我省多个纪录:立案数量最多、出庭律师最多、庭审时间最长、证据资料最重、原告最多。

    负责审理此案的信宜市人民法院民一庭庭长吴明说,他从未遇到过这样重大复杂的案件。“突然面对这2000多宗案件,既要通知原告参加诉讼,又要追加被告,压力大得不得了。”

    吴明说,每次开庭双方律师加起都有60多名,而且其中有很多紫金集团请来的专家型律师、名牌律师。第一次开庭,知道有这么多律师,“我们合议庭的3个法官心情很复杂。”

    吴明表示:“我们只是基层法院的小法官,却要对阵这么多法律专家,不仅要重新学习很多法律知识,也对我们驾驭法庭的能力提出了极大的挑战。”

    为了使案件顺利审理,平时习惯方言的法官们苦练普通话,力求在法庭上清楚准确地表述相关法律专业术语。

    “9·21”系列案共有2497宗案件,不仅原告人数众多,而且每个案件的被告也是数量众多,其中上游达垌村案件的被告有11名,下游双合村案件的被告有28名。

    原被告均提供了大量的证据,除数量庞大的个案证据外,仅通用证据材料就厚达一米多,且在庭审中各方面的材料还在不断增加。

    记者在信宜市人民法院看到,案件相关的文书重达10多吨,从地上堆到了天花板上,占满了两个房间,而这仅是该案卷宗的一部分。为了印刷这些文书,信宜市人民法院用坏了2台专门买来办理此案的复印机。

    不仅要处理的文件多,该案涉及的法律问题也极其复杂。信宜市人民法院相关负责人表示,该案是2010年7月1日起《侵权责任法》正式实施后的第一件大案。

    灾民方代理律师团代表马晓燕律师介绍,该系列案的案由是民事侵权案件,既涉及构筑物倒塌侵权,又涉及高度危险侵权;既涉及人身损害赔偿,又涉及财产损害赔偿。

    在各被告侵权责任的认定上,关于该如何适用法律,尤其是下游双合村案件中,石花地水电站应不应该承担责任,成了该系列案中双方争议的焦点。

    紫金集团是否应当承担连带责任,关系到灾民能否实际拿到赔偿款的问题。因此,紫金集团的连带责任问题,能否适用公司法的法人人格否认的相关规定,是系列案件最重要的争议焦点。

     “这是《公司法》2005年修订后第一次对上市公司子公司提起法人人格否认的诉讼,相关判决意义重大。”案件起诉后,有资深法律人士评论称,国内上市公司普遍采取设立独立法人资质的全资子公司进行经营管理,信宜紫金是紫金矿业在广东开展相关业务而设立的子公司,一旦信宜紫金法人人格被否认,则意味着通行于国内上市公司的母子公司管理构架被否认,将对国内资本市场产生重大影响。

    此外,原告的诉讼主体、原告的赔偿标准、财产损失的证据认定等问题,也是必须解决的重要法律问题。

    8次庭审确定事故责任

    最大的成果不仅仅体现在15宗案件悉数调解终结,还有所有人身损害的赔偿根据起诉书的金额获得足额赔偿

    立案后,该案的原告(即受灾群众)的代理工作由茂名市律师协会具体负责,广东省律师协助负责专业指导。原告方的代理人由广州律师、茂名律师协会、信宜律师组成了法律援助团,代理该系列案。

    经茂名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被告提出的管辖权异议后,“9·21”系列案件在信宜市人民法院前后历经8次开庭。

    遵循先易后难的原则,法院首先审理钱排镇达垌村5人因灾死亡的人身伤害案。首批5个案件于2011年7月进行第一次开庭,连开5天后休庭。

  2011年12月27日上午,该批案件第二次开庭后,被告与原告本人当庭达成了调解协议,5宗案件的原告均按诉讼请求共计318万多元全额获得了赔偿。

  2012年1月4日,下游双合村15宗人身损害赔偿案件开庭。由于涉及到石花地水电站应否承担责任的问题,被告信宜紫金公司追加了石花地水电站及其合伙人作为被告,参加庭审的被告多达28个,与上游案件相比,此次开庭的案件更加错综复杂。

  省政府“9·21”调查组出具的《茂名市“9·21”信宜紫金矿业有限公司银岩锡矿高旗岭尾矿库溃坝事件调查报告》、《9·21茂名信宜钱排镇银岩锡矿高旗岭尾矿库溃坝原因专家鉴定报告》、《信宜市石花地水电站溃坝事件的调查报告》是认定各被告责任的关键证据,有关该证据的效力问题,是案件争议的焦点。

  随着庭审的推进,紫金集团应否承担连带责任,成为案件的重中之重。在讨论中,灾民方律师团唐耀强律师提出,信宜紫金公司是新设成立,而不是由信宜宝源公司和东坑金矿公司合并成立,信宜紫金公司的法人人格被否定,应由紫金集团承担连带责任。

  马晓燕表示,这次庭审固定了“9·21”系列案件的主要事实和证据,有关该系列案件的侵权事实和承担责任的依据均以此次庭审确定的内容为准,以后的案件,只需要重点审查赔偿的具体数额。

  此次庭审结束后,被告信宜紫金和紫金集团与原告当事人达成了调解协议,当事人顺利得到了总计约949万多元的赔款。

  茂名市司法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在该次调解中,最大的成果不仅仅体现在15宗案件悉数调解终结,而是按广东省2011年度人身损害赔偿标准计算,以当中一名城镇人口死难者的赔偿作全部死亡灾民的赔偿参照样板,所有人身损害的赔偿根据起诉书的金额获得足额赔偿。

  2月13日至15日,溃坝上游达垌村520宗财产损失案开庭。财产案件的重点是财产损失数额认定,由于灾民们的房屋和财产大多数都在尾矿库溃坝洪水中毁损了,这给原告的举证造成了极大的困难。

  为了准备财产案件的证据材料,从2010年10月开始,钱排镇政府及信宜当地有关政府部门以及原告律师团,一户一户登记、取证,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基本确定了原告的损失数额。

  在财产损失案法庭上,律师团提交了灾民财产损失核查登记表、灾民损失财物价格鉴定结论书、灾民房屋损失核查登记表和房地产估价报告等重要证据。

  3月19日,下游1957宗财产损失案开庭,到3月30日休庭,4月2日接着审理,到4月19日基本审理完毕,两次共历时30天。

  在完成追加原告主体后于7月3日至4日复审上游案件,7月6日复审下游案件,当天中午时分,随着审判长宣布庭审结束的一声锤响,象征着在该法院立案的2477宗财物损失索赔案件悉数审理完毕。

    庭下调解一笑泯恩仇

    经协商最终决定由紫金集团一揽子解决全部2.43亿元的赔付金额,紫金保留追诉其他责任主体的权利

    经过艰苦的庭审,面对强有力的证据和论辩,紫金矿业方面渐渐明白,可利用的法律空间已不多。从最初的强硬态度,到愿意配合庭下调解,案件加快了解决进程。

  2012年7月20日下午,茂名市与信宜市相关负责人与紫金矿业以及信宜紫金矿业有限公司等双方代表召开了理赔协调会议,同意尽可能通过调解的方式解决“9·21”系列案件的理赔问题。

  会后,信宜市成立了“9·21”系列理赔案件调解小组,负责与紫金方面进行具体的理赔协商工作。从最大程度维护灾民的合法权益出发,信宜政府方与紫金方面进行了多次艰苦的会谈。

  钱排镇镇委书记梁志毅作为钱排镇的代表,全程参与了案件调解。“调解从大谈到小谈,我们与紫金方面接触了不下百余次,最多的一天来回5次。”梁志毅说。

  他介绍,调解中几个焦点问题最终都达成了共识。“第一是赔偿损失不能与紫金矿业复产挂钩,赔偿是赔偿,并不能作为信宜紫金复产的交换条件。第二是赔偿必须根据损失多少赔多少的原则来执行,不能对灾民的损失进行打折赔付。第三是模糊处理责任问题。”

  梁志毅表示,系列案涉及28个被告,“如果要明确责任构成,300年也打不完这个官司。”

  经过协商,最终决定由紫金方面一揽子解决全部2.43亿元的赔付金额,紫金集团保留追诉其他责任主体的权利。

  根据协议,被告信宜紫金在2012年9月20日前一次性先行支付理赔金额2.43亿元,由政府统一分配给受损个人和单位后,原告申请撤诉结案。

  2.43亿元赔款,灾民将得到个人财产损失赔付共1.85亿元;公共财产损失0.58亿元将由信宜市政府统筹安排。同时紫金方另行承担法院诉讼费用200万元。

  和解协议的签订,标志着历时一年多、涉及一万多名灾民及相关单位切身利益的“9·21”'系列案件得到了圆满解决。

  协议确定,由政府方来统一分配赔偿金额,紫金方面将所有赔偿款项一次性划入信宜市人民法院的账户,不参与具体分配。

  钱排镇副镇长苏力介绍,具体赔偿程序是,法院提供起诉人名单,信宜市和钱排镇政府帮助灾民办理撤诉手续,并根据损失评估报告等,核实村民损失。“每户的赔偿额,都是去年就已经通过第三方机构调查评估确定了。”

  9月初,全部灾民分别签署了理赔协议。

  相关报表送到法院审核,法院审核后,直接将款项分别划拨到每个灾民的账户中。在今年国庆节前,第一批赔付给受灾村民的款项约7080万元已从法院全部发放到了钱排镇达垌村灾民手中。

  昨日,第二批1.03亿元的村民理赔申请已送到信宜市人民法院进行审核,预计今日上午即能全部审核完毕,款项也将于今天足额发放到灾民账户,剩余少数款项也将在相关手续完备后尽快划到灾民账户。

  “虽然耗费了两年时间,但能取得今日的成果,也值得了。”他笑着说,这件案子对基层处理民事纠纷问题将有非常重要的借鉴作用。“要是没有打官司,即使赔了这么多钱,灾民们来分,肯定全部打起来了!”

  数说信宜紫金案

  28个被告:系列案涉及28个被告,如果要明确责任构成,300年也打不完这个官司

  60多个律师:每次开庭双方律师加起都有60多名,而且其中有很多紫金集团请来的专家型律师、名牌律师

  2497宗案件:立案2497宗,灾民索偿标的总额高达3.42亿元

  10多吨文书:案件相关的文书重达10多吨,从地上堆到了天花板上,占满了两个房间,而这仅是该案卷宗的一部分

  2.43亿赔款:灾民将得到个人财产损失赔付共1.85亿元;公共财产损失0.58亿元将由信宜市政府统筹安排

  受灾村庄群众

  心中石头放下了

  -灾区回访

  1.85亿元的赔款拿到手中时,距离2010年9月21日的水灾溃坝事故已经过去了整整两年。信宜市钱排镇的受灾群众,终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达垌村民李汝强家的墙上,挂着两张图。一张是2010年9月21日之前的达垌村的照片,钱排河从山里蜿蜒而来,两岸房屋稻田错落有致,宁静的画面已成为达垌村民的记忆。另一张是9月21日当天水退后,被泥土沙石掩埋着的达垌村,满目狼藉,河边李汝强的房子首当其冲,被洪水冲得只剩下骨架。

  据统计,受“9·21”特大暴雨影响,信宜因灾造成全倒户1124户5536人,其中钱排镇606户,平塘镇415户。

  水灾发生后,南方日报记者曾多次前往达垌村采访,探寻灾难原因,访问灾民生活。满目疮痍的达垌村彼时仍被掩埋在废墟里奄奄一息。但如今记者再访灾区,两年过去了,达垌村已经从废墟中重新站了起来。

  在索赔还需要旷日持久的较量时,如何让受灾群众尽快恢复正常生活,并发展生产,成为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

  为了帮助受灾群众重建家园,信宜全市共投入资金1.69亿元,政府牵头给予每户补助资金共4.5万元,此外,侨乡居项目扶持全倒户320户,每户6000元。2011年4月中旬,1124户全倒户已全部完成重建家园任务。

  双合村的李春,之前三兄弟住在山下的土砖房内,生活条件艰苦,每到刮风下雨都害怕屋子倒塌,但由于没钱,根本不敢奢望做新房。在“9·21”灾难中,他们的房子被水泡坏崩塌了。

  灾后重建时,李春拿到了各级补助和赔偿约8万元,再向亲戚借了一些款项后,李春两兄弟在河边新建了一栋两层的红砖房,“现在吹多大风都没关系了。”

  在钱排河下游的双合村,当洪峰汹涌而来的时候,村民李大勇与妻子和2岁的儿子刚逃到建好不到两年的新房楼顶,整座房子就在脚下分崩离析,他瞬间被水冲到一两百米远,不谙水性的妻子背着孩子被冲得不知所踪。

  所幸他们最后均被救起,只是房子化为了泡影。两年过去了,在原来的位置上,一栋新房拔地而起。李大勇仔细算了一笔账,政府补助了4.5万元;侨乡居工程补助了6000元;按照房屋估价损失的22%,他家得到了紫金矿业5000万元捐款中的6万多元,再加上向亲戚朋友的借款,他花了约40万元建起并装修了这栋新房。

  虽然今年3月住进了新房,但欠债让李大勇心头并不轻松。9月底他签署了理赔协议,根据协议他这两天就能拿到30多万元的赔款,不仅可以还清债务,还能剩下一点钱发展生产。

  “终于可以把压在心里两年的石头放下来了。”他笑着说。

  在省水利部门的支持下,信宜市投入了4000多万元,在双合村建成了全长2.55公里的双合河堤一期、二期工程,为生活在河两岸的村民们架设了安全保障,还在河堤架设了路灯,每逢节假日均挂起灯笼。

  漫步在曾经受灾最为严重的钱排镇双合村,河岸加宽加固的水泥路,坚固的河堤,新装的路灯,两岸排列的新房,一派现代气息,让人难以想象两年前的满目疮痍。